清池可渔

2020.03.20

要治结巴的侯府少爷秦风×神出鬼没的老神棍唐仁


×写不动中长篇,只有故事梗概

×详略不当是把想写的稍微扩写了一下,我的坏毛病

×情节还是单薄,旁友们感兴趣的话欢迎和我聊一聊(*^▽^*)


    说王朝某年某日,定国侯府庶出的儿子因为心病郁结患上了口吃的毛病。

    府上突然冒出了个老神棍,自称江湖第一好手,妙手回春。

    老侯爷听说是秦风母亲家里的人,人看着耿直憨傻人畜无害,就随...

醉翁之意

[图片]

2020.03.15

老实学生秦风×小片警唐仁


×突如其来的沙雕脑洞

×灵感来源于被“群嘲”的昊然“老头式”小混混演法(《芭莎大咖秀》160101期)


    学校旁边的南二巷不要乱闯,这是学生之间达成的共识。


    再好的学校都少不了害群之马,正所谓阳光越是灿烂的地方阴影越是浓郁,后街暗巷就是名副其实的堕落据点。


    传闻最夸张的时候住过臭名昭著的杀人狂魔,被抓捕的时候窄小巷道腥气冲天,外边的...

喜好

2020.03.07

秦风×唐仁


×没有考虑秦风在日本出事的剧情,所以只是一个脑洞而已。

×喜欢柑橘那段我夹带私货了。


×

    人类在面对一块石头的时候,会想什么呢?


    粗糙龟裂的,风化后形成土壤从此生物繁衍。温润柔滑的,摩擦雕琢许是绝世美玉而千古流传。平凡质朴的,刀具切开可能隐藏未知的宝藏,狂喜和绝望,薛定谔的猫。


    秦风觉得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块天然石胚。...


黄粱美梦

2020.03.04

秦风×唐仁


其一

    又是这个梦,唐仁迷迷糊糊地想着。


    他的视野逐渐清晰起来,似乎也是初醒,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摇椅里棉垫子软枕子,身上盖着层厚绒毯,再加上怀里一个汤婆子,光是摸着就感觉能够热得原地融化。


    估计就算冷冽的风雪把窗户推开,他也能因为暑热在室内昏迷不醒。


    唐仁抬起手掌前后翻看,相较...

一天

2020.03.01

秦风×唐仁


    秦风起床做的第一件事是去推开窗户。


    清晨朦胧的水汽在空旷的街道上弥漫,行人三三两两漫无目的。街边的路灯一如既往地迟钝固执,对天边泛起的银白色熟视无睹,不自量力的想要掩盖天明的讯息。


    对楼挂着的衣服,亮起灯的人家,依稀能看到人影的窗户。


    直到闹铃声响起他才有所动作。


    伸手摁掉吵人的音...

言不由衷

2020.02.28

秦风×唐仁


×又名《翻车的赌徒》

×舅甥互坑的日常


    秦风学会摸麻将推牌九之后,凭借出色的逻辑推理和外挂般的记忆宫殿屡战屡胜,在唐人街麻将馆小有名气,导致唐仁有段时间见人就吹嘘,自家外甥聪明过人有自己当年的风范。


    甚至扬言要把事务所改名叫赌神社,幸亏给家里那个理智的大学生拦了下来。


    先不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不厌其烦的坤泰表示,你再来和我炫耀我就把你当时输得一丝不挂的照片发...

佚名信

2020.02.27

×我太追求意境导致有些内容没表达出来,所以还是写一下我的想法。

×防止我以后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什么。

×顺便补一下有些内容里面延用的采访,可以去品一品感受他俩的可爱。


关于受伤

    我一直觉得让宝强受伤是昊然心中一块很大的阴影,可以用没心没肺插科打诨瞒天过海,但是伤害始终都在那里,只是在什么条件下触发而已。

    疼痛不应当是维系一段感情的线索,有时候亏欠自责这样的情绪越积越多,反而会成为关系破裂的导火索。我希望昊然以这个意外为契机学...

佚名信

2020.02.26

突然分化出“昊然”人格的秦风×唐仁


署名

    某一天睁开眼时秦风下意识望向窗外,天边刚泛鱼肚白。自觉醒得过早,翻来覆去却再睡不着,索性爬起来走到客厅,窝在沙发里解决几个案子消磨时间。


    茶几上有封信。


    以为是案件委托的秦风拿起来看了看,字迹清晰的“致秦风”映入眼帘。隔着封皮感觉有许厚重,没有邮票邮戳,没有寄件收信地址,没有寄信人的名字,在“秦风”二字稍稍加重笔墨,不知是什么心情写出来的。...


佚名信

2020.02.26

突然分化出“昊然”人格的秦风×唐仁


结尾

    年幼的孩子坐在小闹钟前,撑着下巴甩动不合脚的拖鞋。


    秒针只在不停圆周运动,然后时分针重复相遇分离的过程,构成一天的全部内容。


    孩子摔碎了妈妈心爱的花瓶,正试着逆时针拨动钟表盘,寄希望于时光倒流,破碎便会恢复完整。太阳从另一侧的地平线升起,与月亮在半空中来一个历史性的会面,那时候星星会眨着眼见证,回升的星群会比下落的星芒来得美丽动人。...


佚名信

2020.02.26

突然分化出“昊然”人格的秦风×唐仁


正文

    “应当赶紧地,充分地生活,因为意外的疾病或悲惨的事故随时都可以突然结束他的生命。”


    很多年以前看过的这句话,非常适合他当下的处境。高楼,悬空,摇摇欲坠间还有一个不愿放弃你的人,老套的要素叠加,竟让他感慨万千到当了一回文学家。


    昊然的逻辑分析缜密到现场还原的地步,委托任务顺利完成后两人还能联合警方和犯人展开一场别开生面的追逐战。千钧一发之际唐仁替代了昊然的位...

1 / 2

© 韵律蓝吉 | Powered by LOFTER